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古田顺子案件具体经过(宫野裕史)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古田顺子案件具体经过(宫野裕史)

这个案件的犯人全都是未成年人。

犯罪事件恶劣并且在犯罪实施过程中长期对受害人进行监禁。更令人心寒的是,案发地点是在高级住宅区,当时周围有人注意到少女被监禁,但是没有人去救她。这个案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

1988年11月25日晚上,宫野裕史和凑伸治一起骑着摩托车在埼玉县三乡市内徘徊,打算抢劫路人的包,甚至有意强奸年轻女性。

▲受害人古田顺子

在游荡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骑自行车打工回家的女高中生。那名女生在县立八潮南高中就读,是高三女生古田顺子。宫野裕史指使凑伸治“去踢翻她”。

凑伸治听到他的话开摩托接近顺子,抬起左脚踢在女生的右腰。顺子失去平衡,连人带车翻到侧沟里。

凑伸治驾车离开现场后,宫野裕史装作不认识那个人的样子,接近顺子,和她搭话:“你没事吧?”并将女生拉起来,说“刚才我就注意到那个踢你的人了,我也被他用刀威胁了。现在很危险我送你回家吧。”顺子相信了他的话,被他带到附近的仓库中。

宫野一改刚才的面目,对少女说:“其实我是刚才踢你的人的同伙,是盯上你的黑道。我就是里面的干部,听我的话你才能保命。”然后要求与那名女生发生关系,并威胁她,“如果大叫的话,就杀了你。”然后在当天晚上9点50分左右,他带着那名女生乘坐出租车带到酒店,并实施强奸。

凑伸治家是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的地方。当天晚上11点左右,宫野裕史打电话到凑伸治家,当时小仓让和渡边恭史也在凑伸治家。宫野裕史对小仓让说:“我抓住了个女人,并且和她发生关系了。”小仓听到后便对宫野说:“不要放走那个女人”。

宫野和小仓让、凑伸治(和宫野分开,就回家了)、渡边恭史一起在约定的地方碰头。

见面后,宫野对他们说:“我威胁那女生说我们是黑帮,大家记得不要穿帮。”凌晨30分,四人带着那名女子穿过公园时,宫野以买果汁为由和小仓走到自动售货机附近。宫野问小仓:“那个女人怎么办?”小仓回答:“不如我们关着她吧。”

当时凑伸治的父亲去了旅行,家中只有母亲和凑伸治的哥哥。凑伸治同意宫野和小仓的提议,将少女监禁在自己家中,渡边恭史也同意他们的计划。

宫野对少女撒谎并威胁她说:“你已经被黑帮盯上了,我们的同伙现在在你家门外游荡,所以要把你藏起来。”四人把少女带到凑伸治家的二楼,从那天起直到少女被杀害,她一直被囚禁在这里。

少女被带到凑伸治家后,四人轮流监视少女。当月28日深夜,这四人和另外两个不良少年E和F,一起聚到凑伸治家中。

▲监禁少女的凑伸治家

那时,宫野裕史想让同伴们一起轮奸那名少女,于是给小仓3人、E和F轮流喝兴奋剂,他们把少女的衣服都脱光了,并且宫野裕史也要求其他人也脱光衣服,除了宫野和小仓之外,其他人都脱了衣服,拼命抵抗的少女被按住手脚,以E、F、渡边这个顺序轮流对少女实施强奸。

在那时候,宫野裕史拿出剃刀,将少女的阴毛剃掉,并且在她阴部插上火柴点燃,对她实行凌辱。看到少女被火烧的样子,其他人都觉得很有趣。

因为他们怕吵醒楼下的母亲,就用枕头盖住顺子的脸,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11月30日下午9点左右,凑伸治的母亲第一次看见顺子。她对凑伸治说:“快点让她回家吧。”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发现顺子还在家里,她直接对顺子说:“你快回家。”

但是顺子离开不久后,被其中一个少年发现,强行抓回,最后被害人还是没能回家。

并且,他们强迫顺子打电话回家,让她撒谎,“我离家出走了,希望你们向警方取消寻人启示。”而且他们不止一次,而是每五天就让顺子打三个电话回家,让顺子的父母以为她是离家出走。

12月初,顺子趁囚禁者们睡觉的时候,偷偷从二楼下来,想要拨打报警电话,但不幸的是,被在附近睡觉的宫野裕史发现。在警察正要询问的时候,宫野抢过电话回答:“没事,是误会。”

宫野和小仓因为这件事,对顺子进行疯狂的虐待,不仅对她拳脚相加,宫野还用打火机在女生脚踝点火,使她烧伤,还强迫顺子喝天拿水、威士忌和烧酒等。

宫野裕史在殴打顺子的时候唱着武田铁矢《应援》中的“加油、加油”的歌词,并且还要求顺子一起唱。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做的时候,也会要求顺子小声地唱“加油、加油。”

12月5日,东京的东中野车站内发生电车追尾事故。宫野裕史对顺子说:“你父亲当时在那辆电车上,死掉了。电视上报道了,你要看吗?”他看到顺子不安的表情,就问她:“你现在心情怎样?”顺子回答:“很伤心。”宫野说:“其实是骗你的。”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

然后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三人不停的重复“死啦”“还活着”,让顺子心理崩溃。

12月10日,顺子开始说:“我想回家。”宫野裕史问她,“你回到家怎样和你妈妈解释?”顺子回答:“这段期间我一直在新宿玩。”宫野说:“你穿着学生的衣服能在新宿玩这么久吗?”说完又开始殴打她,并且在之前烧伤的地方又涂上打火机的火水,不停地点燃、熄灭。

之后宫野裕史不时的和其他的不良少年,要求少女全裸地跳迪斯科舞曲,有时让她自慰,并且会用马克笔在少女的脸上画胡子,会用铁棍不断抽打她。

相关报道: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这个案件的犯人全都是未成年人。

犯罪事件恶劣并且在犯罪实施过程中长期对受害人进行监禁。更令人心寒的是,案发地点是在高级住宅区,当时周围有人注意到少女被监禁,但是没有人去救她。这个案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

1988年11月25日晚上,宫野裕史和凑伸治一起骑着摩托车在埼玉县三乡市内徘徊,打算抢劫路人的包,甚至有意强奸年轻女性。

▲受害人古田顺子

在游荡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骑自行车打工回家的女高中生。那名女生在县立八潮南高中就读,是高三女生古田顺子。宫野裕史指使凑伸治“去踢翻她”。

凑伸治听到他的话开摩托接近顺子,抬起左脚踢在女生的右腰。顺子失去平衡,连人带车翻到侧沟里。

凑伸治驾车离开现场后,宫野裕史装作不认识那个人的样子,接近顺子,和她搭话:“你没事吧?”并将女生拉起来,说“刚才我就注意到那个踢你的人了,我也被他用刀威胁了。现在很危险我送你回家吧。”顺子相信了他的话,被他带到附近的仓库中。

宫野一改刚才的面目,对少女说:“其实我是刚才踢你的人的同伙,是盯上你的黑道。我就是里面的干部,听我的话你才能保命。”然后要求与那名女生发生关系,并威胁她,“如果大叫的话,就杀了你。”然后在当天晚上9点50分左右,他带着那名女生乘坐出租车带到酒店,并实施强奸。

凑伸治家是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的地方。当天晚上11点左右,宫野裕史打电话到凑伸治家,当时小仓让和渡边恭史也在凑伸治家。宫野裕史对小仓让说:“我抓住了个女人,并且和她发生关系了。”小仓听到后便对宫野说:“不要放走那个女人”。

宫野和小仓让、凑伸治(和宫野分开,就回家了)、渡边恭史一起在约定的地方碰头。

见面后,宫野对他们说:“我威胁那女生说我们是黑帮,大家记得不要穿帮。”凌晨30分,四人带着那名女子穿过公园时,宫野以买果汁为由和小仓走到自动售货机附近。宫野问小仓:“那个女人怎么办?”小仓回答:“不如我们关着她吧。”

当时凑伸治的父亲去了旅行,家中只有母亲和凑伸治的哥哥。凑伸治同意宫野和小仓的提议,将少女监禁在自己家中,渡边恭史也同意他们的计划。

宫野对少女撒谎并威胁她说:“你已经被黑帮盯上了,我们的同伙现在在你家门外游荡,所以要把你藏起来。”四人把少女带到凑伸治家的二楼,从那天起直到少女被杀害,她一直被囚禁在这里。

少女被带到凑伸治家后,四人轮流监视少女。当月28日深夜,这四人和另外两个不良少年E和F,一起聚到凑伸治家中。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监禁少女的凑伸治家

那时,宫野裕史想让同伴们一起轮奸那名少女,于是给小仓3人、E和F轮流喝兴奋剂,他们把少女的衣服都脱光了,并且宫野裕史也要求其他人也脱光衣服,除了宫野和小仓之外,其他人都脱了衣服,拼命抵抗的少女被按住手脚,以E、F、渡边这个顺序轮流对少女实施强奸。

在那时候,宫野裕史拿出剃刀,将少女的阴毛剃掉,并且在她阴部插上火柴点燃,对她实行凌辱。看到少女被火烧的样子,其他人都觉得很有趣。

因为他们怕吵醒楼下的母亲,就用枕头盖住顺子的脸,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11月30日下午9点左右,凑伸治的母亲第一次看见顺子。她对凑伸治说:“快点让她回家吧。”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发现顺子还在家里,她直接对顺子说:“你快回家。”

但是顺子离开不久后,被其中一个少年发现,强行抓回,最后被害人还是没能回家。

并且,他们强迫顺子打电话回家,让她撒谎,“我离家出走了,希望你们向警方取消寻人启示。”而且他们不止一次,而是每五天就让顺子打三个电话回家,让顺子的父母以为她是离家出走。

12月初,顺子趁囚禁者们睡觉的时候,偷偷从二楼下来,想要拨打报警电话,但不幸的是,被在附近睡觉的宫野裕史发现。在警察正要询问的时候,宫野抢过电话回答:“没事,是误会。”

宫野和小仓因为这件事,对顺子进行疯狂的虐待,不仅对她拳脚相加,宫野还用打火机在女生脚踝点火,使她烧伤,还强迫顺子喝天拿水、威士忌和烧酒等。

宫野裕史在殴打顺子的时候唱着武田铁矢《应援》中的“加油、加油”的歌词,并且还要求顺子一起唱。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做的时候,也会要求顺子小声地唱“加油、加油。”

12月5日,东京的东中野车站内发生电车追尾事故。宫野裕史对顺子说:“你父亲当时在那辆电车上,死掉了。电视上报道了,你要看吗?”他看到顺子不安的表情,就问她:“你现在心情怎样?”顺子回答:“很伤心。”宫野说:“其实是骗你的。”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

然后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三人不停的重复“死啦”“还活着”,让顺子心理崩溃。

12月10日,顺子开始说:“我想回家。”宫野裕史问她,“你回到家怎样和你妈妈解释?”顺子回答:“这段期间我一直在新宿玩。”宫野说:“你穿着学生的衣服能在新宿玩这么久吗?”说完又开始殴打她,并且在之前烧伤的地方又涂上打火机的火水,不停地点燃、熄灭。

之后宫野裕史不时的和其他的不良少年,要求少女全裸地跳迪斯科舞曲,有时让她自慰,并且会用马克笔在少女的脸上画胡子,会用铁棍不断抽打她。

他们不断对少女进行凌辱,犯下不可饶恕的暴行。

同月中旬至下旬,小仓让和凑伸治借口踩到顺子的尿液,多次殴打顺子。他们看到顺子因殴打而变形肿胀的脸,开口嘲笑,他们殴打顺子时,宫野裕史并不在场。

第二天,凑伸治对宫野裕史说:“这个真的很有趣,一定要让你看一下。”宫野看到顺子的脸也感到很惊讶。这导致他也开始殴打顺子,并且他还在顺子的大腿、手等部位倒上油,并不断地用打火机点燃。顺子的身上到处都是烧伤。

这个时候,顺子已经受不了他们残酷的虐待,她哀求他们不如杀了她。

这个月下旬开始,宫野裕史他们主要是让凑伸治的哥哥来监视顺子。凑伸治的哥哥只给顺子很少的食物,在年末的时候,只给一点点牛奶。

顺子因为营养不良,还有宫野裕史他们的虐待,身心已经陷入极度衰竭状态,没有食欲,面部浮肿,手脚因为烫伤得不到及时医治而溃烂,甚至连去楼下上洗手间都很困难,她只能终日躺在被监禁的地方——凑伸治的房间中。

杀人抛尸

1989年1月4日,宫野裕史打了通宵麻将,一直输钱。之后他去了渡边恭史家,小仓让、凑伸治两人也刚好在场。四人打算去家庭游戏机室玩,但是因为打麻将输了,宫野裕史想去欺负顺子来泄愤。

他对其他三人说:“好久没去欺负一下顺子了,要不我们一起吧?”

凑伸治和渡边恭史首先到凑伸治的家去,随后宫野裕史和小仓让也到了。就像上面所说一样,这时候顺子已经陷入极度衰弱的状态。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三人早上8点左右在凑伸治的房间里。小仓让把羊羹递给顺子,问她这是什么。顺子回答:“小仓让,羊羹。”他们质问顺子,为什么要直呼小仓让的名字。(注:在日本称呼人一般要加“先生”表示尊重。)

“小仓让羊羹先生。”

他们又质问顺子,为什么要给羊羹加尊称。以此为由他们又对顺子拳脚相向。

对于这些行为,顺子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任由他们摆布。

这次他们在虐待顺子时,渡边恭史和凑伸治的哥哥在隔壁房间。宫野裕史让凑伸治把渡边叫过来,四个人聚在一起。

接下来小仓让和凑伸治用脚踢顺子的脸,顺子倒下了,他们强行把她拉起来继续殴打她。顺子已经放弃挣扎,任由他们殴打。由于不小心撞到房间里的音响,她开始抽搐痉挛。

宫野裕史他们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如果继续虐待,她可能真的会死亡。但是虽然知道继续殴打顺子她会死,随后小仓让和凑伸治还是继续对顺子拳打脚踢,并且对她作出下文所说的暴行,导致顺子的血从烧伤的地方迸溅出来,整个房间都是顺子的血。

渡边恭史想到如果徒手殴打的话,血会弄脏自己的手,他就用塑料袋包住手,用拳头暴打顺子的腹部和肩膀等部位。

宫野裕史他们也模仿他,用塑料袋包住自己的拳头,对顺子的脸、腹部、大腿等地方拳打脚踢。

更过分的是,宫野裕史拿出重1.74kg的铁球,用力击打顺子的大腿。小仓让他们三人也学着宫野,轮流用这个铁球击打几十次,渡边将铁球举到与肩一样高的地方,将铁球砸到顺子的腹部。

宫野裕史还不断将挥发性的油涂在顺子的大腿上,用打火机点燃。虽然顺子一开始想用手灭掉火。但是最后她还是没能作出反应,静静地躺在地上。

他们的暴行从当天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10点,在这长达两个小时的暴行下,顺子因为重伤,在同日晚上10点左右死亡。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五天后在暴力团体经营的花房中接到凑伸治哥哥的电话,“女生的情况不对。”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少女已经死了。他们害怕自己的罪行暴露,所以打算让凑伸治的哥哥和他们一起抛尸。

他们将尸体用毛巾包起来,放到大型旅行袋中,用胶带封住。

宫野事前从自己工作的地方借来一辆卡车还有一些水泥,从附近的建材店偷来一些沙子和混凝土块,在卡车上将尸体和从附近拿的金属大桶搬到凑伸治的屋前,几人将搅拌好的混凝土和装尸体的袋子放进大桶里,还放入水泥块进行固定,并将黑色的塑料垃圾袋盖在上面,用胶带封住。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抛尸的公园

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3人在当天下午8点左右,用卡车将大桶搬去东京都江东区若洲的垃圾场(现在的若洲海滨公园内)。

那段时间,宫野裕史在找当时很有人气的长渕刚主演的电视剧《蜻蜓》的录影带。这是因为顺子被绑架的那天,她赶着从打工的地方回家,就是为了看《蜻蜓》的最后一集。

但是因为监禁,她一直没能看最后一集。她多次提到这个,所以他打算把这个录像一起装进去。这是宫野裕史唯一展现出来的人性的一面。但是,对此宫野裕史解释,“与其说可怜她,其实是我不想被怨恨……”

被监禁的女高中生,凑伸治父母是知道她的存在的,而且他们还曾经一起在一楼吃饭。那个时候,他们催促女生:“快点回家。”虽然少女短暂离开过那里,但是最后还是被加害的其中一个少年捉回来,继续监禁。

同年3月29日,其中一个少年因为其他事件而被捕,在审讯过程中,警方才知道这个案件。

判决

四名加害者从东京家庭裁判所被移送到监察厅,接受刑事判决。

1990年7月20日,东京地方裁判所刑事四部的判决中,主犯的宫野裕史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小仓让被判处5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提供监禁场所的凑伸治被判处4年以上6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渡边恭史被认为与在四个人中,案件关联性最小的,被判处3年以上4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电视报道

在这个案件中,“有没有杀害受害人”的意识成为争论的焦点。松本光雄法官在判决中认定“故意的过失”认定嫌疑人有杀人的意识。

另一方面,对于比检察方的请求处刑要轻的理由,法官解释本案犯罪的少年都曾受到家庭暴力的伤害,而且这不是有计划的犯罪;宫野裕史的父母给受害人的家人支付了5000万日元的赔款,这些作为减轻量刑的依据。

此外,渡边恭史除了杀人之外,还犯有强奸、盗窃、伤害罪。检察方认为对宫野裕史、小仓让、凑伸治、渡边恭史的量刑不当,还有小仓让的辩护人和凑伸治的辩护人也认为量刑不当,还有对有没有杀人意识的事实的误判,各自提起上诉。

▲受害者的父亲

1991年7月12日,东京高等法院柳濑隆次法官同意检察方的少年犯相关的主张,推翻一审判决有关宫野裕史、凑伸治、渡边恭史的判决,分别判处宫野裕史有期徒刑20年,凑伸治有期徒刑5年以上9年以下,渡边恭史5年以上10年以下。小仓让维持原判。其他三个与案件相关的少年被送去少年院。

少年们的去向

渡边恭史从少年院出来后,整天呆在家里。

小仓让在保释出狱后,改了姓,但是在2004年他又涉案一起监禁致伤案件,而且还威胁受害人没有反省的样子,再次被逮捕,判处有期徒刑4年。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关于小仓让再次犯罪的报道

宫野裕史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除了主犯宫野裕史之外,其他少年在出狱或者从少年院出来后,都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2013年1月,宫野裕史因为汇款诈骗被逮捕。

宫野裕史在池袋的银行担任取钱的“跑腿”,在审讯的时候他保持沉默,在没能查明诈骗集团的情况下,1月31日不起诉被释放,之后宫野裕史的去向不明。

媒体的反应

这个案件的4名犯罪嫌疑人都是未成年人,当时媒体大肆报道这个案件。但是解释案件来龙去脉的判决前,报纸、杂志和电视等报道被害少女也是不良少年,批评女生也有错,并且在报道上刊登照片和真实姓名。

在少年法中规定,媒体禁止报道未成年人的相关信息(包括相关人员的名字、学校、地名等),但是当时还有有部分媒体报道了涉案人员的真实姓名。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媒体的案件报道

实名报道的《周刊文春》在1989年4月13日号中《残忍地监禁杀害女子高中生的他们,有受到少年法的保护的必要吗?》。

在1989年4月20日号在《女子高中生惨杀事件 第2弹 公布加害者姓名吧》这一特集中认为“因为这个案件过于残忍,”“野兽是没有人权的”。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周刊文春》

这个报道使《周刊文春》被推上风头浪尖,当期的销量也一度占据榜首,伴随犯罪低龄化,让少年法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宮野裕史】成长环境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宮野裕史

父母关系不好,家庭破裂,父亲住在情人家里……

宫野裕史在中学时期学习柔道,并经常在各大比赛中获得冠亚军,中学时期也没有不良行为。

因为柔道成绩好进入了一所高中,但是高中的练习十分严格,而且还经常受到前辈的欺凌,所以他在入学之后半年就退出柔道部,第二年退学,在自家附近的瓷砖厂上班。

【小仓让】成长环境

▲小仓让

小仓让是宫野裕史小一年的后辈,身高超过4500px。由于父母关系不好,在小仓让年幼的时候就分居了,小仓让由母亲抚养长大。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曾经和父亲住了两个月,但是随后又和母亲一起住。在中学时期没有不良行为。在1986年因为滑雪造成右脚严重骨折,之后就经常参加锻炼。

虽然1987年进入了私立高中,但是他无心向学,经常旷课,最终在同年11月被退学。之后他去做了实习电工。

【湊伸治】成长环境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报道,宮野裕史杀害古田顺子作案过程

▲湊伸治

工作狂的父亲会对凑伸治进行严酷的体罚。如果凑伸治没完成自己的家务,父亲知道了就会严厉叱责他,而且还会追着哭泣的凑伸治打。有时还会在深夜强行把他拖出去,让他在公园里跑。

根据律师的证词,凑伸治和他哥哥“每周都会被打一次,凑伸治非常害怕他父亲。”

由于他在少年院被欺凌,所以现在整天闭门不出。

凑伸治在四个少年中最瘦小的,说话声音也很小。头部右后方,有一处地方被中学老师体罚后,长出十元硬币大小的白发。在公审的时候,白发更多了。

后来他也上过一段时间的夜校,但是去了一周以后就没有再去了。

【渡边恭史】成长环境

▲渡边恭史

父母在他5岁的时候分居,两年后离婚。

父亲在离婚后不久死亡。渡边恭史是由母亲抚养长大的。

虽然他进了都立的非全日制高中,但是因为经常旷课而被退学。虽然之后曾在多个地方工作,但是都干不长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沿娱乐 » 日本绫濑水泥杀人案详细:古田顺子案件具体经过(宫野裕史)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