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劳荣枝求生欲变强!

劳荣枝求生欲变强

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12月28日讯(记者曾凌轲 剪辑何川)23年前,一对情侣流窜三地抢劫、绑架、致7人死亡的案件震惊全国。1999年,男方法子英被枪决,但女方劳荣枝直至2019年底才缉拿归案。12月22日,劳荣枝庭审持续两天后,法院宣布休庭,另行择期宣判。

从2019年劳荣枝归案开始,围绕她的争议从未休止。美女小学语文老师、坐台小姐、杀人女魔头、知性大姐,诸多矛盾因素集于一身,让劳荣枝的面目模糊不清。大众急于看清女魔头的真面目,却又在探索过程中发现一个跟想象不同的劳荣枝。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旁听劳荣枝庭审并于其庭审前,走访其九江老家及工作、犯案现场,采访直系亲属和朋友,回溯这不为人所知的23年。到今日,法院尚未对劳荣枝一案做出案判决。不过其辩护律师12月2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劳荣枝求生欲越来越强。

劳荣枝原名“劳末枝”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的九江石油公司,是劳荣枝21岁前生活的天地。这里,出门百余米外就是穿城而过的长江,背后直线20公里外则是庐山。因为父母在石油公司工作,劳家一家7口均住在石油公司旁边的家属楼。

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因此父母为其取名“末枝”。家人对劳末枝没什么过高的期望,即使当年中考分数超过本市重点线,可以继续读高中。二哥劳声桥还是建议她就读九江师范学校,因为“学校包分配,还是干部编制。”即使是20年后的今天,劳声桥仍然认为“女孩子最幸福的就是有家人疼,结婚了有老公疼。”

12月19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到访九江石油公司时,劳声桥正在家中为后天的开庭做准备。半个世纪过去,劳声桥仍跟随父辈的脚步在石油公司工作,住址从石油公司家属楼旧楼搬到相距不过百米的新楼。

劳荣枝与辩护人见面后求生欲变强

劳荣枝二哥在劳荣枝小学旧址

从劳声桥家中出门向江边走100米左右,就是劳家兄妹上小学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多年过去,这个由红砖房围拢的小院子已经成为居民住家地。院门口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的牌匾已斑驳,院门口的两棵小梧桐树如今已是参天大树。

劳声桥指向石油小学所在红砖小院背后,告诉记者这正是劳家人曾居住的石油公司家属楼。而在这栋家属楼隔壁,就是劳荣枝师范毕业后任教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

根据劳声桥的描述,21岁前的劳荣枝从没离开过九江,从上学到上班的主要生活轨迹也不过就是小小的石油公司家属院。劳荣枝去九江师范学校报到还是他骑自行车送妹妹过去的。“她坐在自行车前杠上,后座放着被褥、脸盆和塑料桶。”至今,二哥对劳荣枝印象最深的画面仍是一家人在门口吃饭时,劳荣枝一边吃饭一边喂家里养的土狗。“狗老爱跟着她跑,送她去小学上班又回来。”劳声桥回忆时仍不时流露出微笑。

二哥劳声桥认为自己和妹妹关系非常好,但事实上兄妹二人缺乏精神上的交流。劳声桥至今不明白,为何温顺的末枝日后会突然为了出门经商顶撞父母,并且离开的非常匆忙,在未拿到年终奖前就先办理了停薪留职。劳声桥也不知道末枝对未来的人生有何规划和设想,是否满意当下的生活,甚至不知道她何时把自己名字中的“末”改成了“荣”。

结识法子英后吵着离家

1992年,劳荣枝入读九江师范学校幼师班。

同班同学孙惠至今不相信劳荣枝会杀人。“从来没想到劳荣枝会做出这种事,她温温柔柔的,说话就是那样子的。”孙慧说。

孙惠一直记得,劳荣枝为人十分大方,“我曾借穿她的一件衣服,那件衣服很贵,价值两三百。穿着这件衣服我不小心摔倒,衣服和膝盖都磕破了。”孙惠本以为劳荣枝会生气,但一抬头发现劳荣枝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了,“她心疼我膝盖磕破了。”

师范毕业后,劳荣枝进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并在一次婚宴上认识了法子英。至今没人知道,两人是何时确认了恋爱关系。但婚宴当天,法子英骑摩托车送了劳荣枝回家。而且当天,劳荣枝留了个心眼没让法子英送她到家门口。

84岁的桂婆婆家住在劳声桥楼上,以前她也是劳家的邻居。她至今记得,当年法子英曾来附近打听过劳荣枝家住哪儿。“上午10点左右,他跑上楼问劳荣枝家住哪儿。我告诉他在一楼,这个人长得一点也不好看。”桂婆婆回忆说。

孙惠说,劳荣枝刚和法子英在一起时也跟她提起过。“她很高兴的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她有男朋友了。”但孙惠立即对劳荣枝说自己不同意两人在一起,“法子英大她十岁,而且有家庭,但又怕说多了她不爱听”。

劳荣枝和法子英在一起一年多后,孙惠才在和劳荣枝一次逛街时见到法子英。这次见面,孙惠察觉两人关系有一丝异样,这种异样也在日后成为孙惠心里的一根刺。

孙惠记得,法子英走近两人的时候,劳荣枝小声跟她说:“他来了,他来了,你快走。”虽然不知道劳荣枝为什么这样做,但孙惠觉得自己本身也不喜欢法子英。既然要她走,她就顺势离开了。孙惠还记得法子英带了大白兔奶糖,但因为自己不喜欢他就没要他的糖。

得知劳荣枝案开庭,从记者口中听闻劳荣枝讲述自己与法子英交往的细节,孙惠甚至不禁嚎啕大哭。时隔多年,孙惠认为也许劳荣枝在小声提醒她离开时,就已经发生了什么,但她当时并没有深究,她说:“我为什么没有拉住她,我应该拉住她的。”

然而,劳荣枝的人生正是在认识法子英后发生了巨大转折。她开始跟父母吵架,坚持办理停薪留职外出经商。这次,二哥劳声桥仍然站在她这边。“我看她跟母亲吵,就说让她去算了。”劳声桥说。

就这样,工作了2年的劳荣枝带着存下的6000块钱跟随法子英离开了九江市。据劳荣枝在法庭上的供述,两人先去了深圳和上海。但法子英并没有找工作,劳荣枝带的6000元很快花完,两人随即回了南昌市。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沿娱乐 » 劳荣枝求生欲变强!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