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美国丧尸事件真实案例 丧尸咬人事件

美国丧尸事件真实案例 丧尸咬人事件

美国818丧尸事件全程回顾:迈阿密的阳光海滩(与丧尸)

数星期前,我和好友去了迈阿密旅游。当你的好友移民到美国,再加上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不太稳定时,你的旅游地点也收限于美国本土了。

作为美国第四大城市,迈阿密除了有迷人的热带沙滩外,还是商业娱乐之都,文化艺术的大熔炉。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个街区满是鬼斧神工的涂鸦建筑,但再过些就变成极具异国风情的'小古巴区',那些高楼大厦矗立的商业区也在融会其中。

那一星期,我和好友租了一辆开蓬跑车(那绝对是穷人装富的玩意)在迈阿密四处闯荡。去沼泽看鳄鱼、去天体沙滩亲亲自然、去夜店看脱衣舞娘…每晚也玩到筋疲力尽才驾车回旅馆。

我们的旅馆位于迈阿密沙滩(Miami Beach),迈阿密沙滩是个长条形的岛屿,大部分豪宅和酒店都集中在那里,然而大商场、夜店、艺术馆则在半岛下城区。所以每天来往迈阿密沙滩和下城区,我们都需要驶过一条长长的过海天桥–麦克阿瑟堤道(MacArthur Causeway)。

每次驶过麦克阿瑟堤道大桥,不论是日头或夜间部,我都会由静静探头出窗外,观望四周的道路和建筑。脑海里不断重组当日的犯罪过程,试图模拟出那名男人吞食人肉的咀嚼声、流浪汉被撕烂面容发出的凄厉惨叫声、途人驶过时发出的尖叫声、警察到场时不知所措的叫骂声….

你绝对想象不到在这条繁忙天桥上曾经发生多么可怕的血案。

Ronald Edward Poppo偶尔独自一人时会想,世上应没人对'世事无常'一词比自己有更深刻的体会。

1

Poppo出生于1947年,是二战后婴儿潮第一批小孩。小时候被测到智商高达129,是一名资优儿童。他凭着天资入读当时曼哈顿最著名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参加了入面的拉丁俱乐部和辅导生会,那只有品学兼优的学生才做到。 

但后来由于不明原因,Poppo高中毕业后报读了较差的小区大学,更在不久后退学,过住浮浮沉沉的生活。1976年,他抛妻弃子离家出走,做流浪汉四处游荡,没有再和家人联络。

然后一流就流浪了36年。

2012年5月26日,流浪到迈阿密的Poppo躺在轻铁天桥的下方,高速公路旁边的行人道上,听着收音机,享受住正午温暖的阳光。数天前有小区中心的人前来劝喻他参加什么安居计划,但妈的!她们根本不明白他很享向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迈阿密不单止空气好,而且街头干净且多草皮,这根本是'安乐窝'。他在想可能小睡一会儿后,便走去迈阿密沙滩逛逛,看看有没有好心游客会给他一餐安顿,然后再去沙滩走一转…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遮蔽了照射在Poppo身上的阳光。

2

  Poppo已经流浪了36年,他在街头见过不少瘾君子、疯子、杀人犯。但当那男人站在他面前时,Poppo仍然感觉到心脏吓得跳到上喉咙,恐惧经血液流遍全身。那个男人身材高大,全身赤裸,腋下夹住本圣经。双眼瞳孔收得很细,散发住近乎野兽的光芒。 

这名男子就是数小时前还是'教会好好男孩'的Rudy Eugene。

「你偷了我本圣经,老家伙。」Rudy Eugene咆哮道。难以解释的愤怒使得他说话时面容扭曲,下颚微微抽搐。

「嘿老兄冷静点,我没偷你本圣经,你本圣经不是安然在你手上?」虽然Poppo知道道理在自己那边,但在这头怪物面前,他感觉到自己很渺小,语气弱得微不足道。

Eugene没有用语言响应Poppo的提问,取而代之是一声仰天咆哮,然后一跃扑在Poppo身上,朝他打拳打脚踏,情况宛如大狮压小羊,Poppo根本反击的能力也没就被压倒在地上。Poppo感觉到自己的松软的裤子被Eugene强行脱去。

妈的,他想强奸吗?这搞笑的想法在Poppo脑海一闪而过。

但脸颊傅来的剧烈痛楚否定了Poppo这想法,那名陌生男人用尖锐的牙齿陷进Poppo的脸颊,硬生生把肉撕下来,Poppo发出凄厉的惨叫声。Poppo手脚徙劳地挣扎着,但男人很快再展开攻势,这次目标是Poppo的鼻子。Poppo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感觉由鼻孔传来,这是因为他的鼻子已经不见了。

嘴巴、耳朵、额头…过于剧烈的痛楚中止痛觉神经,Poppo的叫喊声愈来愈弱,意识在渐渐逝去,自已面上的肉正一点一点被人咬去,骨肉暴露于空气中。当Poppo感到左眼球被Eugene'卟'一声吮入口腔时,谢天谢地他终于昏过去了。

Larry Vega几乎每天都用单车代步,上班又好逛街又好,即使今天星期天也不例外。这天他驶上麦克阿瑟堤道,准备上天桥去沙滩。

就在他驶近迈阿密先驱报总部时,看到两个赤裸裸的男人拦在前方。Larry起初以为什么瘾君子在搞天体性爱,但当好奇探头往前瞥时,眼前的情景吓得他几乎马上由单车跌下来。

那个较瘦削的男人横躺在,早已失去意识。而那个较健头的男人则跪在地上,像野兽看到美食般不断啃蚀另一个男人的头颅,眼神充满愤怒。鲜血由瘦削男人破开的头颅流出来,在他们俩下方形成一个小血池,宛如艺术品般。

「放开个男人!我会报警。」Larry尝试喝止那名男人,但那男人只是直勾勾地回望他一眼,便继续专注在他手上的头颅,努力挖出更多肉来。

愈来愈多途人见状纷纷报警,对警察说一名黑人把流浪汉打成纸浆。当警察要求更详细的位置时,电话另一端的市民尖声地说:「你没可能错过他,那个男人赤条条,半点衣物也没有。」

数分钟后,警员Jose Ramirez到场。

和Larry一样,Jose起初以为只是寻常打斗,但当看到地上的血泊和Poppo的毁烂的面时,吓得獊狼后退数步,马上从腰间拔枪。Jose多次警告Eugene立即停手,但Eugene仍然没有理会警察,继续猛力咬落Poppo的头颅里。

当Jose尝试举枪走近时,满脸鲜血的Eugene迅速地转过头来,对警察龇牙裂嘴,嘴角还悬吊住一块从Poppo脸上撕下来的血肉。他用狰狞的目光狠盯着警察,开始连环发出像野狼般的仰天咆哮。

Jose二话不说,果断地对Eugene开了一枪。

但可惜完全没有用。

仿佛失去痛觉似的,Eugene对打入体内的子弹毫无反应,径自转头沉醉在眼前的人肉大餐里。在别无选择下,警员Jose唯有再次扣下板机,开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第五枪….直到Eugene倒卧在地上动也不动为止。

Eugene的尸体躺在他本圣经数米外,他终于更加亲近上帝了。

 丧尸病毒大爆发?

血案过后,警方在离现场5公里的天桥上找到Eugene的雪佛兰车。警方翻查闭路电视,相信Eugene的车是在驶住迈阿密沙滩中途死火,然后Eugene待在车内30至40分钟。

当步出车厢时,Eugene已经有点神智不清的症状。他在道路旁边脱下所有衣物,并把驾驶证抛在一旁,然后往案发现场方向行走。后来警方又在车厢内找到另一本圣经,和五支刚饮完的空水樽。

3

  另一方面,濒死的Poppo被立即送到最近的医院进行急救。医生推断Poppo 80%的面部组织不见了,左眼球也被扯出去,但并没有生命危险。就像我们先前所讲'世事无常',因为媒体多次报导Poppo的状况,使得他能和亲生女儿重聚。原来女儿自Poppo离家出走后,一直误以为他死了。 

至于公众方面,突然发狂的普通市民、对人肉的渴求、失去理智地咆哮、没有痛觉反应…即使媒体没有命名Eugene做「迈阿密丧尸」,相信稍有看电影的民众也会立即想起《28日后》、《活死人凶间》里头的情节。

虽然听起来很荒唐,但很多人不禁担忧电影情节成真,真的爆发起丧尸病毒来。他们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有网民搜查那阵子的新闻,发现美国的确发生了不少普通市民突然发狂兼吃人肉的血案。以下清单展示除了当时网民例举的'丧尸吃人案',再加上匠姐找到近年发生类似的案件:

2012年5月26日 地点:佛罗里达州

就在Eugene发狂同一天,离迈阿密市中心不远的佛罗里达高速公路,也发生一宗极度相似的丧尸事件。交通警在高速公路截停一辆私家车,理由是该车辆危险驾驶,不慎撞到警车。其后得知司机是一名41岁的麻醉科医生Dr. Zachary Bird。

Dr. Zachary Bird被捕时情绪异常地激动。被拘留在警车等待接受酒精测试期间,他疯狂挥头撞落玻璃窗,即使头破血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期间他还多次叫骂警方偷了他的钱,但明明那四万元钞票一直在他的裤袋(这和Eugene的圣经很相似)。Dr. Zachary Bird之后更向警员喷血,弄得警员一脸血。

Dr. Zachary Bird通过了酒精和药物测试,但仍然因为袭击警员被捕。警方事后在他的车厢找到另外一万四千元现钞,合共五万四千元现钞,那可是相当庞大的现金数。

最可疑的地方是,警方还找到一支无法判断的神秘液体,和一瓶写住治疗'勃起障碍'的药樽。然而经化学验证后,发现里头的药物并不是用来治疗勃起,而是另一种未知药物

所以Dr. Zachary Bird和同一天发生的丧尸案有关系吗?

2012年5月29日 地点 :新泽西州

警方收到一则自残求助后,来到43岁男子 Wayne Carter位于Hackensack的家。当警方破门入屋后,发现Carter蜷缩在房间角落,手持一把有手臂长的利刀。Carter没有理会警方劝喻,开始疯狂用刀切割自己的腹腔、大腿和颈部,过程中发出像猛兽的咆哮。

警方马上对Carter脸部喷射胡椒喷雾,但完全没有作用,反而惹毛了Carter。他开始伸手进自己的腹腔,挖出长长的肠脏来鞭打警方,情景好不吓。

最后要SWAT出动,强行把Carter拉到医院接受治疗,事件才告一段落。

2012年6月05日 地点:佛罗里达州

4

一名21岁的流浪汉Brandon De Leon在超市和人发生争执。警方到场后发现青年情绪异常暴怒,而且像狗只般龇牙裂嘴地嚎叫。警员其后成功将青年制服。

纵使如此,被制伏的他仍然次企图袭击警方,张开利齿作势咬向警员的脸部,大叫:「我要吃掉你!

2013年6月22日 地点:德州 (未证实)

一名男子和朋友们在搞派对时突然发狂脱去所有衣服,像狗一样用手脚在地上爬行,不断咆哮尖叫。(醒目的)朋友们趁那名男子溜到后花园时,把他反锁在屋外。

那名发狂男子得知朋友被反锁后情绪更加激动。他奋力往后助跑一跃,像花式跳水般撞破后门门上的玻璃,摔到厨房里,身体插满玻璃碎片,满身鲜血。但男子没有因为痛楚而清醒过来,反而吞舔自己的血来。在场的朋友无不吓得目瞪口呆。

碰巧此时朋友饲养的㹴犬听到破窗声,匆匆跑到厨房来,汪汪吠叫起来。躺在地上的发狂男子顺势抓住狗只的尾巴,大口大口咬噬起来,活生吞下狗狗的肉来。身边的朋友终于忍受不了打电话报警。

但当警方到场时,㹴犬已经被吃得骨肉分离了。警员最后用武力成功将男子制服,听闻最后男子被送去精神病院了。

2014年2月04日 地点:佛罗里达州

一名身高190cm,重250磅的赤裸男人突然出现在德拉海滩(Delray Beach)。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殴打一名66岁的退休警察。然后用惊人的速度追赶一个男人和他十岁的儿子,两父子吓得无命似的一连跑了好几条街。

途中一名18岁的青年前来阻止,用开箱刀和赤裸巨汉搏斗,但不幸半边脸被男人咬掉。「他好像对身边所有事物不屑一顾。」一名警员事后描述:「他非常高大,处于战斗格。」在多次施放胡椒喷雾无效后,警长对陌生巨汉连开四枪,将其击毙。

警方未能查到这名巨汉的真正身分。

2016年8月26日 地点:(又是)佛罗里达州

鲜肉… 

Austin Kelly Harrouff是一名平凡的19岁大学生,牙医的儿子。他长得高大魁梧,热爱健身,曾经参加高中足球队。但不要误会他是那些校园小霸王,Harrouff在学校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所有人都称赞他是个温柔的乖孩子,没有不良纪录。

  另一边厢,John Stevens III 和Michelle Stevens是一对恩爱夫妇。John是一间剪草公司的老板,而Michelle是前迈阿密市长的女儿。虽然他们已经结婚19年,但仍然常常一起去划船、打高尔夫球、放狗散步。邻居们都很喜欢他们。 

这两组人原本互不相识,但最后在命运玩弄下,竟然交织成一宗骇人的命案。

事发前8点半,Harrouff正和家人在一间餐厅吃晚饭。他的母亲说Harrouff吃到一半时突然情绪很激动,和父亲发生争执,然后他一声不吭下独自离开餐厅。Harrouff的家人见状不妙,已经立即报警四处搜索,但始终不见Harrouff的踪影。

直到9点15分,Harrouff出现在John Stevens家门前。

John Stevens家和Harrouff家一点也不近,警方估计Harrouff在离开餐厅后,漫无目的地徒步行走了4英里。当时John和Michelle俩人一如以往地坐在车房里,车房的门躺开,享受住夏日的凉风。他们居住的小区治安一向很好,绝对预料不到一个杀人魔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无人知道血案确实发生过程。第一,所有涉案人物都死掉;第二,当John的邻居Fisher发现血案报警时,Michelle的尸骸已经躺在车库,背部身中多刀,鲜血成河。

Fisher听到John的家发生尖叫声后,已经第一时间冲到他家,尝试制服手持弹簧刀的 Harrouff。

然而,Harrouff好像有异于常人的力量,转眼已经返过来制服Fisher,并在他背部插了数刀。身负重伤的Fisher唯有退回家中报警,留下 John和Harrouff在屋内搏斗。

当警方到场时,眼前的景象恐怖得让他们毕生难忘。身形庞大的Harrouffss骑在John血淋淋的尸体上,像饿狗般用利齿扯下John脸颊的肉下来,对于警察的到场视若无睹。一名女警用电击枪对Harrouffss连发数枪,但全都无效。最后出动四个警员加上一只警犭,才成功将Harrouffss制服。

据说直到去到医院前,Harrouffss不断发出像野兽的吼叫声。

(写完这个表,好像那些高大健硕、玩过足球队的男人都会突然发狂杀人=0=)

其实同样脉络的血案不断在美国各州各省发生(但比较集中在佛罗里达),下方这段片是匿名者(Anonymous)剪辑了近年闭路电视或手机拍摄到的'丧尸事件'。虽然片中提到魔鬼上身而惹来网民嘲笑,但里头那些发狂的人不顾一切地扑向车辆等片段仍然让人看得胆颤心惊。

面对众多丧尸袭击事件,美国警方一律将它们归咎于一种叫「浴盐(Bath Salt)」或其他相近的新型毒品,例如Flakka(Harrouff案件)和Cloud9(Brandon案件)。

这点倒不出奇,毕竟佛罗里达州的滥用药物案每年以 60 – 80% 速度增长。毒贩为了钻法律漏洞 ,不断合成不同结构的迷幻药。还记得在迈阿密的夜店,我走过一排坐在旁边的黑人,他们趁我经过时,呢喃出不同毒品的名,欲向我兜售。

(顺带一提,我的脸尴尬地长得像毒贩,每次去美国都有人问我有没有毒品卖,而迈阿密之旅是我被人问得最多的一次。)

所以浴盐是怎样的毒品?「浴盐」是由卡西酮类 (cathinone) 衍生出来的兴奋剂,含MDPV和MDMA等多种复杂化合物。吸食者初时会感到高兴、集中和性欲强。然而其戒断症状不单止令吸食者产生幻觉、精神错乱,还会使吸食者的体温急升至104度。同时间身体也会因为血液中的多巴胺数量急升,性情变得极端暴戾和疯狂,也会变得异常地孔武有力,对痛觉反应很弱。

这样便能解释Rudy Eugene为何会蓦然脱掉衣服,一连喝光五支水,做出有如丧尸的吃人行为,亦都对子弹无感觉。

由于一个国家的毒品管制通常以直接表列方式呈现,所以浴盐这类化学结构不同以往的新兴毒品往往初推出时都是“非刑事化”。再加上价格比传统毒品低三至四倍,所以很容易便在青少年或低收入人士间散播。

有见及此,当「迈阿密丧尸案」刚发生时,警方对外公布相信事件起因是Eugene吸入了浴盐所致。自此传媒又称浴盐做「丧尸毒药」。

呃…但你们知道整宗血案最诡异的地方是什么吗?

就是验尸员根本在Eugene体内找不到半点浴盐。

除了少量大麻外,什么毒品也不到。

什么也没有。

美国政府试药阴谋?

以下有两个情景,大家看过后尝试判断其真实性:

1)美国政府为了研究某种病毒的发展,让400多名黑人注射该病毒,但拒绝提供治疗,让他们惨死于病毒手中。

2)美国某机关为了测试一种新药物,在没有通告的情况下偷偷把药物加入无辜市民的饮料里。

以上两个情景听起来颇阴谋论,对吧?只有那些被社会称为偏执狂的疯子才会相信的舆论。美国政府是民主文明的国家,绝对不会这样做⋯(以下省略一千字反阴谋论者常用的说话)

然而它们是百分百真实的历史。

第一个情景是指上世纪20年代晚期的「培斯基黑人梅毒实验(Tuskegee Study)」。其实起初实验目的是良善,美国卫生署为了研究梅毒发展,让600多名赤贫黑人(其中200为对照经)签字同意接受实验。虽然那些黑人不知道自己被注射是何种病毒,但至少政府承诺愿意提供治疗。

  然而当那些黑人接种病毒后,美国碰巧陷入经济大萧条。在缺乏经济资助下,卫生署竟然悄悄将实验目的改成'观察病毒自然发展'。简单来说,就是眼白白看着那些病人死掉。 

当那400多名黑人因为梅毒而眼盲、失智、瘫痪时,实验人员却谎称那是别的病毒所致。最恐怖的是,即使到了40年代,梅毒已经可以用便宜的盘尼西林医治时,卫生署也拒绝为病人提供抗生素。因为他们决定了让实验进行到底—即是所有病人变到尸体为止。

这宗黑暗实验是直到公民运动盛起,再加漫长的抗争,到了1997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才代表政府正式公开道歉。

第二倨情景是恶名昭彰的CIA洗脑实验'MKUltra计划'。首先,MKUltra计划是确实存在的项目来,美国政府也公开承认了。其次,虽然很多荒间流传很'超自然'的实验真伪未能确定,但那些有充分文件证明存在的实验依然让人心寒。

例如匠姐上述提及的是LSD(迷幻药)实验。CIA为了测试LSD的洗脑能力,但深知一种药物很有危险性,其人体实验很难从正规途径获得批准,于是收卖了一批妓女和名流,让他们在派对和妓院偷偷在嫖客和宾客的饮料落LSD,而探员则躲在单面镜后面,记录服用者所有异常反应。

除了嫖客和宾客外,同样的实验也发生在囚犯、精神病人和瘾君子身上。CIA的文件也白字黑纸写道:所有实验对象都是'那些无力反抗的人'。

有时候少数的变态行为远不及疯狂的政府机器来得恐怖。

所以很多网民都不相信什么魔鬼附身论,但基于美国政府过去种种黑历史,人们不禁萌起一个猜想:连串丧尸事件,是否政府又或药厂的秘密试药引致呢?

要探员在迈阿密街头伪装成毒贩,然后用实验药假扮成毒品一点也不难。首先,正如匠姐刚才提及,迈阿密流行买毒品的方式是随街找个药头,而不是找个稳定的来源。其次,近年流行的新兴毒品无论样式或名字都不停变换,这方式很容易让别的药物鱼目混珠。

最可疑的地方是,除了少量大麻外,验尸员未能在Rudy Eugene的血液找到毒品。虽然他们在胃里找到数颗未知的药丸,但该药丸不属于任何已知的毒品,包括浴盐又或其他新兴毒品的变异体。这状况和那个向警察喷血的麻醉师Dr. Zachary Bird很相似。

另一方面,网民又留意到那些'丧尸'异常有力、极富攻势性、难感到痛楚等特征,和传说中的'超级士兵'很相似。所以网上又开始流传'CIA在街头试验超级士兵药'一论。

当然毒贩为了节省成本,随便合成一种药物出来害人也是可能的。但讲到最尾,我们可以知道的东西是有限,因为所有真相都随着Rudy Eugene被射杀而石沉大海,那个贩卖丧尸药的神秘毒头亦都再隐身于混乱的街道里,等待下一个受害者….

历史上真实的丧尸事件6个:发生的原因以及经过

丧尸是美国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类似于中国僵尸的东西,丧尸基本都是因为感染某种病毒或者受到什么辐射伤害导致的,由此可猜想一下,也许丧尸的存在比僵尸的存在靠谱一些。据说历史上还真有真实的丧尸事件,但这种说法并无有力的证据,我们姑且一看吧!

1、60,000年前中非丧尸事件

公元前 60,000年

KATANDA, 中非

最新的考古探索发现了一处位于 Upper Semliki 河沿岸, 包含有13据人类头骨的洞穴。 全部都被碾碎了。 在它们旁边是一大堆化石化的灰烬。 实验室中的分析表明, 那些灰烬是这 13 人的其余部分……

历史上真实的丧尸事件

在洞穴的石壁上有着人类轮廓的绘画, 摆出一种危险的姿态, 双眼则呈现出一种邪恶的凝视。 而在其嘴里则是另一个人类的身体。

这一发现并未被视为一次真实的丧尸事件。 一种理论认为碾碎的头骨和焚烧的身体是一种处置食尸鬼的手段, 而洞穴壁画则寓意警告。

2、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

在2007年6月25日,在俄罗斯赤塔州赤塔市发生了一件僵尸袭人的事件,如果是其他普通的地方,可能大家都会当一个故事一笑而过了,但是发生这个事件地方却是俄罗斯的一处秘密军事基地,而此地研究的内容是生化实验,如果传闻属实,这僵尸袭人的事件或许真的存在。

网上流传的视频看起来很真实,是以俄罗斯军用直升机在空中角度拍摄的,其画面虽然很模糊,但却让人分辨不出真假,其中甚至还有俄罗斯军人对话的声音,有网友将这对话翻译了出来,让此视频的真实性更上一层楼。

历史上真实的丧尸事件

赤塔僵尸士兵喊的什么

网上有懂俄语的网友,将视频中简短的对话翻译了出来:

军人A:“……马上报告现场情况。”

军人B:“还击中,长官,正在还击中。”

军人A:“确定敌方人数和伤亡情况。”

军人B:“是的,是的,敌人……多名追击中……击中目标,长官,击中目标!”

军人A:“敌人有伤亡吗?敌人有伤亡吗?”

军人B:“继续还击……他丢掉了武器!长官,他被包围了!”

军人A:“你确定……注意!”

军人C:“他完了,他完了!”

军人C:“啊……”(呕吐声)

3、公元前3000年——HIERACONPOLIS——埃及

1892年一次由英国人主导的发掘打开了一处没有任何特征的坟墓。没有任何线索能表明安葬其中的人为何,或是任何有关此人的社会地位怎样。尸体在一处打开的地穴外被发现,卷曲在角落中且只有部分的腐烂。上千的抓痕散布在坟墓的每一处表面,就好像这具尸体曾试图挖出一条路出去一样。法医的检测表示这些抓痕是在数年里由同一个体所造成的。

尸体的右半身有几处咬痕。且齿形属于人类。一次全面的尸检显示这具尸体那干燥的,部分腐烂的大脑不仅跟那些被Solanum感染的个体相同(前额叶彻底的消失无踪),而且还含有一些病毒特有的微量元素。争论现在集中于,古埃及医师都会移除他们的木乃伊的大脑组织,那么这一事例究竟是怎么回事?

4、弗罗里达丧尸事件

1935年9月2日,一场五级飓风袭击了弗罗里达的一个凯西西部的海岛。飓风过后,第一个丧尸出现了。海岛连接大陆的桥梁被风暴冲塌,岛民们无路可逃。

历史上真实的丧尸事件

许多人因为逃避丧尸而跳入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掩死。几天后,美国征服在海岛的南部,建立了一个登陆场。用了三个星期消灭了丧尸。这一事件,约3500人因为感染被消灭。

5、法国巴黎的丧尸事件

公元1809年,巴黎有一所很特别的“精神病医院”,据内部人士透露这所医院里面暗藏玄机,据说里面的“精神病人”语无伦次,张牙舞爪,处于极度亢奋及发狂的状态中,类似野兽般的行为,还有无法满足的暴力欲望。他们的嘴巴一直张开,像狂犬一般不停的想咬东西。

起初当地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将他们一一隔离开来,以免互相伤害。后来政府实在头疼,也研究不出有效的方法去治疗这些“特别的病人”,慢慢的医生也开始怠慢起来,最后干脆把这些人关在一间病房里。

据说随后的几天,里面举办了一场及其血腥暴力的狂欢party,里面传出各种撕咬声、嚎叫声,恐怖至极。直到慢慢的里面的动静小了很多,才有医生敢进去一探究竟。里面就像一个屠宰场,满墙满地的血,地上全是支离破碎的残肢。

后来,医院被下令“净化”了,剩余几个非人非鬼的“精神病人”也被悄悄处理了。

6、美国818丧尸事件

在美国丧尸片中我们看到了吃人饮血的恐怖,而在美国却发生了一件真实吃人事件。一名叫做鲁迪·尤金的男子全裸在街道上狂奔,突然冲向一位流浪汉并啃食他的脸,警察连开六枪才将他击毙,而流浪汉的整张脸几乎被啃掉。网友将其称为美国818丧尸事件,难道这名食脸男是丧尸吗?下面就和小编来看看事件的真相吧!

美国818丧尸事件全程回顾

美国818丧尸事件:食脸男鲁迪·尤金因吸食“盐浴”发狂

事件发生在2012年5月28日,美国迈阿密的麦克阿瑟公路匝道旁。居周围的目击者称,一名黑人男子赤身裸体在公路上狂奔,突然向一位流浪汉发起了攻击,男子将流浪汉击倒在地后,并且开始啃食他的面部。一些人驾车或骑车经过都不敢前去制止,直到一位名叫拉里·维格的司机减速停车报警。

等到警察赶到后,流浪汉已经遭受了长达18分钟的残忍攻击,血肉模糊,整张脸几乎被几乎被吃个精光。警察命令裸体男子后退,但他无动于衷,继续攻击流浪汉。于是警察开枪射击,中枪后仍在啃食流浪汉的面部,警察被迫连开六枪,将其击毙。

而流浪汉已经性命垂危,警方叫来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警方表示,另一名男子被紧急送往医院,情况危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迈阿密电视台报道,警方消息人士透露,受害者的脸“几乎被吃个精光”,面目全非。“吃人者”和受害者均身分不明。

食脸男鲁迪·尤金因吸食“盐浴”发狂

美国818丧尸事件:食脸男鲁迪·尤金因吸食“盐浴”发狂

美国818丧尸事件恰巧就发生在迈阿密前锋报大楼的南边,事后该媒体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件,并发布了大量事件的图片,瞬间引爆了网络。许多人猜测食脸男DNA与人类不符,可能是被感染的丧尸。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警方的否认。

那么食脸男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攻击流浪韩,啃食他的脸部呢?根据警方的调查称,食脸男的真名为鲁迪·尤金,1981年出生。曾在16岁时因严重暴力行为被警方逮捕,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他又被警察以毒品等不同罪名先后逮捕过7次。而根据他的前妻、家人和朋友说法,鲁迪·尤金患有精神病并一直未治愈,还有极强的暴利倾向。

警方认为他应该是服用了一种叫做“浴盐”的新型毒品,这种让人“丧尸化”的“浴盐”是一种卡西酮类衍生物,包括MDPV和MDMA等复杂的违禁物质。这种毒品会使人产生幻觉,还会出现严重的暴力倾向,并且还会对服用者的性命造成威胁。而且这也不是第一起“浴盐”服用者攻击他人的事件。

面部被啃食后的流浪汉

美国818丧尸事件:食脸男鲁迪·尤金因吸食“盐浴”发狂

许多人都在问食脸男受害者死了么?脸都被吃了,这还怎么活?不得不不说这位受害者生命力十分顽强,在遭受了18分钟的啃食后,不仅没死,在被送上救护车时还在挥动胳膊。

流浪汉痊愈后

美国818丧尸事件:食脸男鲁迪·尤金因吸食“盐浴”发狂

毒品的危害性不言而喻,各国都将吸毒、贩毒和制毒写进了法律中,一旦违反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这些人不仅不珍爱自己的生命,还祸害他人,简直就是社会的渣滓,死有余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沿娱乐 » 美国丧尸事件真实案例 丧尸咬人事件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