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富士康卖淫“厂妹”再调查:一次200元

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

9月底,有媒体报道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内存在兼职“厂妹”,这些年轻的女孩贩卖青春,换取并不算高的报酬。消息一出,富士康厂方立即公告驳斥。然而媒体调查发现,厂妹虽然只是个别现象,但确实存在。

媒体的曝光或许让厂妹更为隐蔽,却未从根源上斩断这些桃色交易,也无助于释放那些被压抑的荷尔蒙。

对于那些远离家乡、收入低廉的女孩,大都市的诱惑无处不在;而对于那些日复一日守在生产线的男孩,性苦闷则如影随形。这已不单单是一家大工厂的麻烦,这些个案是90后打工者给相关部门和社会学家出的一道新命题。

大工厂里的兼职妹

昏暗的灯光下,《最炫民族风》的音乐声震耳欲聋。

这是深圳富士康观澜厂区南门口地下一层的“夜鹰”迪吧,邻近国庆节的一个夜晚。晚10点左右,一个女孩换下轮滑鞋,来到内场。她在手机短信指引下,走到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见面时她脸上犹带着警惕的表情: “是你?我就是小雪。

这是一个21岁的四川女孩。她穿着牛仔短裤、帆布鞋,消瘦的脸上画着淡妆,带着一丝稚嫩的风尘气。她不漂亮,但胜在年轻。

她坐在记者身边,自顾自地开了一瓶啤酒,主动攀谈起来:“你看起来像文化人啊?不在富士康吧?”

小雪最初现身是在QQ群中。在当地,厂妹用QQ招揽生意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记者加入的“观澜富士康厂妹”、“深圳龙华富士康激情”、“观澜狼友群”等十几个QQ群中,厂妹的身影不时出现。 白天,这些QQ群经常会陷入死寂。入夜之后,群内便热闹起来。

只要在群里发个“求厂妹”的消息,便会有形形色色的异性头像在电脑右下端闪动.

小雪的身影就夹杂其中。她发来了几张不露脸的暴露照片,展示其年轻的身体,“我叫小雪,富士康兼职厂妹。时间:每天7点下班后。地址:观澜富士康南门XXXX附近酒店开房都可以。200一次,400两次,包夜600到800。电话:XXXXXXXXXXX。”

她特意强调她不专业,“找专业的请绕路”。此外,她还在QQ空间里注明:“晚上7点后打电话给我,白天一律不接单”。

发这条消息时,QQ空间显示她所在地址为“深圳市富士康科技集团研发中心”。

一男工在她的QQ空间留言说:“长得不咋滴呀,档次不行!”小雪针锋相对地回复:“玩不起就别装!”男工不服气:“哥,不是玩不起,而是怕你玩不过我!”小雪不屑地反驳:“姐玩过的男人,比你吃的饭还多。”

10月1日,她发了一条QQ说说:“国庆节和姐妹们外出旅游,6号以后开始接单。”

几天后,小雪QQ空间显示的地址变成了“香港”。

比起小雪和她的姐妹,康静更加“不专业”,她连拉客专用的QQ号和广告词都没有。想做兼职的时候,就随便找个QQ群喊。她的QQ签名写着:23岁以上勿扰

从文静的穿着上,看不出康静在做地下皮肉生意。她身上惟一艳丽的地方是指甲。在给媒体记者展示工牌的同时,她不忘秀一下指甲。长长的指甲上,涂着几种明暗各异的颜色:“好看吗?这是我自己做的。”

在刘强眼中,兼职厂妹其实是个弱势群体。“厂妹最容易受害,她们没有人保护。”刘强说,许多厂妹只是迫于现实,多赚一点钱。

种种因素之下,厂妹在关注之外的角落野蛮生长。有学者分析称,正是城市和乡村之间在经济和性方面的失衡,造就了这个群体。

夜幕下,迪吧成为荷尔蒙汇聚之地。10元的入门票价和10元一瓶的啤酒,成为最好的释放方式。当然有很多人不买啤酒,只为看一眼舞场内摇动的腰肢。

音乐到了高潮处,有些男孩会脱掉上衣,随着节奏扭动身躯,一边打口哨,一边做出高难度的舞蹈动作,身边的女孩配合地发出一声声尖叫。舞场的铁丝网外站满了年轻男女,他们透过铁丝网看着场内,身体随之摇摆。

其实,无论网内网外,都是在网中。

音乐声中,小雪说,你这样花钱只聊天不上床的客人真好,然后喝干了啤酒,摇晃起身,返回舞池之内。

她的背影窈窕青春,很快便混入那些躁动摇摆的背影中,消失不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沿娱乐 » 富士康卖淫“厂妹”再调查:一次200元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