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怎么读(箴什么时候才读jian)

来源:运城新闻网

若要细数历史上有名的廉政碑刻,这方《官箴碑》一定不能忘记,至今它还屡被提及。这块碑的主体,是以下一段箴言:“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为官之道无他,公正与廉洁而已。

中国古典文学批评名著《文心雕龙》是这样定义“箴”这个文体的:“箴者,所以攻疾防患,喻针石也。”箴言的作用在于警醒世人,因此它必须予人一种刺痛感,恰如针灸,不经一番刺痛,则难收到全身通畅的效果。以论述为官之道为核心的官箴,在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远可上溯至西周,至明清两朝已蔚为大观。这36字箴言,短小精悍而意蕴深远。

这段箴言,难以明确指认其作者是谁。在文本定型的过程中,明朝的曹端与年富两人贡献较为明显。

曹端是明朝初期的一位理学家,他曾在山西霍州担任“学正”一职。明朝在府设教授、州设学正,“掌教诲所属生员”,官阶并不高。曹端对于学正这份工作尽心尽力,使霍州的百姓对他久久不能忘怀。史载,曹端执教霍州,“诸生服从其教,郡人皆化之,耻争讼”。

后来,曹端丁忧回故乡渑池守孝,霍州学子仍来问学。守孝期满,曹端补蒲州学正,任满后,蒲州、霍州两地百姓争着请求曹端到本州来,由于霍州的请求先蒲州一步上达朝廷,朝廷遂从霍州之请。

永乐二十二年,曹端在霍州的学生高晟授西安府同知,他特意去蒲州拜访了自己的老师,请教其为官之道。曹端回答道:“其公廉乎!古人云,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民不敢欺。”这段记载来源于曹端年谱。“古人云”这三个字提示我们这段官箴并非曹端的创造,但究系哪位古人所云,却难以追踪了。曹端引用古人的这段官箴,与36字官箴相比,除了没有最后六个字外,只有一字之差。

“公生明,廉生威”这画龙点睛的六个字,是年富加上去的。这位年富又是谁?年富与“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于谦同朝为官。年富性格刚正,因此得罪权势,于谦常为之辩白。景泰元年,年富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都察院是明朝的监察机构,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都御史一职非同小可,“职专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年富奉旨到大同整理军务,不承想遭到宵小诬告,称他“专执蠹政”,其表现之一是年富到任之日,就与大同总兵官、定襄伯郭登“并坐佥押公文”,定襄伯系伯爵,年富如此全然未将郭登放在眼中。我们今天还能读到于谦为年富辩白的奏议,于谦说既然“都御史为风纪之官,与侯伯无相统属,既系钦命提督,当居总兵之左,岂有不许并坐之理”。年富在大同虽遇重重障碍,但兴利除弊、惩治贪官的功绩不小,这也奠定了他在历史上的清誉之名。

年富巡抚山东,山东百姓早已熟悉年富的威名,豪猾因此收敛。年富在山东任内还做了一件事,在衙署一隅,年富立下了一方石碑,石碑上刻写了上述36字箴言。此后,年富立下的石碑埋没、发现与复制,由山东到陕西。 (《中国纪检监察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vielang#163.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